小额贷款阳光化还差什么?

时间:2016-04-12 08:35   编辑:新快网
 
■当前,小贷公司的产品与企业的需求之前仍存在较大的"空白区"

  ■新快报记者区君君文/图

  7月25日,“珠三角金改”方案公布,无疑将小额贷款置于风口浪尖。广东省金融部门明确表态,广东的金融改革就是要将民间资本阳光化、规范化。在其中扮演民间金融中坚力量的小额贷款成为被改革的重头对象。然而,业内普遍认为,小额贷款在佛山未成气候,市场运作欠缺规范,导致各种“李鬼”、“潜规则”丛生。
  如何在“佛山居民存款余额接近5000亿元”的大背景下分一杯羹?小额贷款的“阳光化”之路,仍然路漫漫其修远兮。
  内因
  三年成长期,小贷未成气候

  在刚刚过去的千灯湖科技金融合作洽谈会上,有一幕令记者记忆犹新。当日,主办方在会场左方设置了多个小额贷款和风投公司展位,初衷是要给小微企业更多的融资选择,未料却遭到参会的200多家科技型企业“冷落”。
  从事陶瓷面板研发的顺德老板在小额贷款展位上逛了一下,不屑地道了一声“高利贷”就走开了,把展位的宣传人员搞得很尴尬。“我们跑业务时,经常会遇到这种情况。佛山企业对小贷行业的了解还存在很大空白。”该人士称。
  记者了解到,佛山自2009年成立首批小额贷款公司以来,小贷业务始终处于“不温不火”的状态。时隔3年,辖区内批准成立的小额贷款公司仅14家(含顺德区6家),而且近半经营状况堪忧。
  产品少利息高,小微企业不买账
  相比温州,佛山小微企业对融资贷款的需求丝毫不逊色,但为何同样的小额贷款模式,却在两地产生如此迥异的成效呢?
  乐从一卫浴企业负责人周成刚的话道出了因由。他说,今年经济大环境不好,除了一部分企业倒闭外,撑着的企业基本都有融资需求,但八成企业会选择找银行要贷款。“小贷公司能给我提供的产品选择少,基本上在四大行都能办到。而前者的利息是高于后者数倍的。”周成刚说,只要资质齐全,企业不难在银行拿到无抵押贷款。
  佛山银行机构的强势和能耐,让小贷公司只能靠寻找一些资质认证差、风险系数大的小微企业作为主要客源,并且一再压低利息,从而导致坏账激增,资金链断裂。
  两次找小贷借款都遭遇“李鬼”
  在桂城石啃经营小五金生意的湖南老板谢飞自曝,2011年,在生意最差的两个时段,他曾尝试找小贷公司借款,却不幸被“李鬼”连骗了两次,他因此宣称不再相信“小贷”。
 谢飞回忆,第一次被骗是在网络。当时他经营不善,终日流连网络寻找商机。有一次,他进入一个叫“华银小额贷款”的公司网站,得悉交2000元手续费就能无抵押、免息10万元(1年)贷款,谢飞动心了。经过客服提供的网上绿色通道,他迅速将手续费寄到该司账号。事后证明,该网站为“李鬼”,专门假冒知名小贷公司,以“交手续费”、“先预交利息”等名义骗取钱财。
  第二次被骗是去年底。当时,谢飞在五金店门外挂出店铺转让的告示,准备在石湾开新店。没想到,第二天就招来了“李鬼”。一穿着小贷公司工作服、佩戴工作牌的“工作人员”对谢飞进行财务分析后,给出了一个融资借贷方案……然而,当谢飞将1万元保证金转账后,说好的贷款最终没有等来。
  说到这,谢飞狠狠地说:“今后就算企业倒闭,也绝对不求小贷公司!”
  协会每周接到30个诈骗投诉
  来自广东省小额贷款公司协会的数据显示,今年来,协会每周平均收到30个有关小贷公司诈骗的投诉电话。调查发现,这些诈骗行为无一例是小贷正规军所为,全是民间“李鬼”惹的祸。
  “这一方面反映了小额贷款市场欠缺规范,另一方面也反映了市民、企业对于小贷的认识还停留在很低层面。”协会负责人徐北说,小额贷款公司扎根广东才3年,不法分子就盯上了其中的“商机”,导致乱象丛生。
  徐北提醒,正规的小贷公司,是不可能通过QQ办公就能实现贷款的,必须经过“上门办公”这一环节。一来,消费者上门的作用是核实小贷公司的真实身份;二来,小贷公司也必须到消费者的公司或所在地核实他的经营状况、资金的实际用途以及其他资料的真实性;甚至整个签约过程都会有监控录像,并且有两人以上在场。
  同时,业务人员是不能经手现金的,只会收材料和审核的报告。如果遇到“先收费再放款”的要求,就极有可能有诈。
  业内声音
  主动出击谨慎放贷

  外有经济下行压力,内有行业乱象丛生,佛山的小贷公司到底怎么才能健康发展?友诚小额贷款有限公司董事长陈骏伟有自己的一套理论,在他看来,小贷并不意味着风险小,而是意味着风险分散。为防“浑水”(行业乱象)湿身,他选择主动出击,通过公司的眼光和把关来贷好每一笔款项。
  “公司的无抵押无担保小微贷客户主要是养殖户,而对于钢铁行业、装修业和家具业等现行风险较大的行业,我们的放款会更加谨慎。”陈骏伟说。
  多年来主打钢材行业贷款的顺德区欧浦小额贷款今年也着重加强了风险控制。该司总经理黄志强表示,欧浦90%以上的业务针对钢材贸易商,这是优势,不可能轻易丢掉。但他们会通过提前引入风险干预等办法,来精挑一些成长性更好的钢材企业进行合作。
 盼“金改”配套政策出台
  珠三角“金改”的启动,被称为民间资本的黄金时代。小贷企业更是对其寄予厚望,希望能借此打一场翻身战。记者采访发现,业内最迫切的是希望政府在金融改革过程中多落实配套办法,而不仅仅是有“大纲”。以温州年初的“金改”为例,虽然民间资本开办小额贷款公司、村镇银行的热情高涨,但民间资本进入金融领域后的目的并不十分明确,并没有在缓解企业融资难方面发挥太大作用。日前,广东金融高新区对外公布了其“金改”的大方向是“科技金融产业融合”,令以产业见长的佛山看到了希望。不过,佛山“金改”细化案仍未出炉,怎么改?配套如何?政策扶持有哪些?仍是业界最关心的话题。
  陈骏伟指出,虽然年初广东省小贷新规规定,“小额贷款公司融入资金额度达到资本净额的50%后,对持续经营1年以上的,经与融入资金的金融机构协商同意,可再增加融资额度至资本净额的100%”,但是各个银行大都按照50%的比例给予融资,资金的限制让小贷公司发展的活力受到了限制。
  黄志强直言,佛山“金改”,最盼望配套政策尽快出台。此外,针对小贷行业风险悉数大的问题,建议金融部门对外发布相关行业共享企业和居民的征信信息;同时,建立风险补偿的机制或者基金,这样有利于全国的小贷公司的可持续发展。
  小贷公司改制不靠谱
  对小贷公司而言,最大的发展瓶颈无疑是资金和融资。虽然珠三角“金改”中明确表态,鼓励有条件小贷公司改制为村镇银行,借以实现存贷平衡;而银监会早在3年前在《小额贷款公司改制设立村镇银行暂行规定》中就有明文,规定持续营业3年以上的小额贷款公司有机会改制为村镇银行。
  然而,内行人在屡屡碰壁之后,却发现改制“只是看起来很美”的传说。截至目前,广东未有一家小贷公司成功改制。
  任职小贷公司财务主管多年的周女士告诉记者,改制之后的控股权是不少小贷公司迟迟不申请改制的“秘密”之一。“政策要求改制后由商业银行控股,并作为主发起人,这是现有股东所不愿意的。”
  此外,村镇银行虽说能为小贷公司解决“融资”短板问题,但前者的吸存能力弱,也是小贷不愿向其靠拢的原因之一。据记者了解,按现行政策规定,每个区县只能成立一家村镇银行,村镇银行的营业网店只能在该选定的区域内,不能跨区经营。这意味着,南海改制的村镇银行只能在南海吸存,同时还得面临国有银行、外资银行的多面夹击,生存空间很狭小。
  “与其改制成村镇银行,我们宁愿跳一跳,争取早日上市。”周女士说。
上一篇:低至千元 微贷惠及三农 下一篇:小贷公司助力“三农”


客户服务热线:0757-8623 2222

版权所有 佛山市南海友诚小额贷款有限公司 未经许可不得复制、转载或摘编,违者必究

粤ICP备15052117号  网站地图